吸吸

梦想是做快乐白痴人

【血战钢锯岭】Doss于1946年的拜访

Smitty/Desmond,

关于战后Doss看望战友以及拜访Smitty孤儿院的事


——

Doss拜访了许多老朋友,包括那些长眠于异国土地的牺牲者。

战争已经过去将近一年,他不记得这一年中接受过多少采访和表彰。

他和心爱的Dorothy在神圣的教堂中结为夫妻,受到许多赞美和祝福。现在他们的小宝宝都已经有四个月大了。

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。Doss有时想道,他正享受着祖国的战士们带来的和平与宁静,他本就应当幸福的生活下去,这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。

但更多时候,他在绵长恳切的祷告中祈求上帝带给他平静。

他不可能忘记血肉横飞的战场,炮弹碎片和灰色的烟尘往往带来可怕的梦魇。

他想起集合时的号角,训练场上高昂的美国国旗,同伴们的嬉笑。好莱坞常常哼的不着调的曲子,教授对着窗外吟诵的诗歌,还有smitty那双鹰一样锐利的双眸。极少时候,doss肯定,那双眼睛确实露出了柔和的光芒。如他所说,没有哪个女孩子会不喜欢这样的男人。

于是Doss常常从梦中惊醒,看到Smitty闪烁着坚毅光芒的眼睛在下一秒忽然黯淡下去,少有的温和笑容交错成一张布满灰烬的无力面庞,和四周覆盖战争碎片的泥土一样灰暗。

灯被打开, Doss轻轻眯起眼睛,他感到有只柔软的手正在抚摸自己的脸。视线中渐渐映出Dorothy担忧的面庞,她温柔的说: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Desmond,上帝看顾他们。他们是我们国家最伟大的英雄。”

Dorothy是个善解人意的妻子,她理解他的创伤。

 “对,对。”Doss点头,慢慢升起宽慰的笑,他看着她,“你说的没错,Dorothy。”他亲吻她,拥着她关上枕边的灯。


——

 五月的弗吉尼亚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,天气十分温暖,薄薄的风拂过草地,花儿含苞待放。Doss准备抽出一段时间来探望一下战场上的老朋友。

他和Dorothy道别,在路口还看到她向自己挥手。

他去了很多地方,每到一处,都有昔日的战友热情迎接,他们脸上带着不敢置信的欣喜,“Doss,我的好伙计,最近过的怎么样?我在电视上看到你的新闻了……”

教授成为一名文学编辑,闲暇时候写一些诗,窗前有山有水;好莱坞脸上的伤疤淡了很多,虽然还没有得到太大的角色,但也已经是好莱坞中令人眼前一亮的新星,凭借战争的经历和一身强健的肌肉俘获了许多女孩的芳心。

他去了皮特森的家,那个大眼睛的年轻男孩,在东南部的一个小城市。皮特森的妈妈很美丽,有着跟他一样迷人的绿色眼睛。刚满三岁的弟弟在沙发上玩着积木。

他来到Irv的墓前,缓缓地放上那顶有红十字图徽的头盔。

然后他到了Smitty幼时的教会孤儿院。意外的发现没有想象中冷清,田野前甚至有清澈的溪流。他几经周折才打听到这里,没有人知道Smitty来自哪里,三年多的相处时间,他没有与任何人提到自己的身世,直到Howell中士从几大叠应征名单里翻出那张报名表。

院长嬷嬷看起来五十多岁,在Doss讲述了Smitty的事迹后,她的眼眶溢出泪水,她捂住嘴,松弛的肌肤在颤抖,“噢,上帝,真不敢相信……”她说。

她带着Doss看Smitty曾经住过的那个小房间——那里已经住上了另外的孩子。

“他是个淘气包,经常和那些调皮的孩子打架,”嬷嬷说,抬起手来比一个高度,“当他稍微长高一点,就很少被欺负了。”

“有次Smitty和那个素来跟他关系不好的高个子男孩打架,院里的修女都分不开他们。Smitty一个人打倒了那个男孩和他三个小跟班,“她无奈地闭上眼睛,眼皮颤抖着,然后又睁开,”我至今仍然记得,Smitty当时那种凶狠又愉悦的眼神,血沿着他的眼眶流下来,后背还有一大块淤紫。那个男孩被打断了鼻子,另外一个孩子脸肿的老高。”

“那时候他大概只有14岁。

……

“有时候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那双蓝色的眼睛就那样看着你,慢慢从倔强变得无所谓,叫人……唉,不知道该教他什么好。”

院长带着Doss转过走廊拐角,有两个小女孩正坐在草地前的椅子上读书。

“他抗拒上帝,祷告的时候总是睁开眼睛。他会说,”嬷嬷模仿着Smitty的神情,“我不知道上帝可以帮助我什么,上帝可以替我赏他们拳头吗?”她摇摇头。

Doss略微低头,专注的听着,不时附声。

他意识到自己正一步步踏在smitty曾经反复走过的路上,觉得当时应该多和smitty聊聊从前有趣的事情,或许他也曾坐在院子里,吹着风读书呢。

他还有很多事情未曾了解,从院长嬷嬷这里听到的,总归少了很多。

是也不是他认识的Smitty。

 “他是个可怜的孩子。”最后,老修女这样说道。

她递给doss一个小箱子,“里面是我们清理Smitty房间时找到的。他参军前五六年就离开了,刚开始还回来帮忙,后来就很少见到他了。东西我们没有看过,Doss,亲爱的孩子,你应该是他最亲近的朋友,这个箱子……就由你替他保管吧。”

Doss离开时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房间,桌椅摆设想必早已大变样子,但似乎仍存留着Smitty的气息。那方小小的木桌子,Doss仿佛看到有着一头柔软金发的小男孩趴在上面写着什么,连写字的方式都十分用力。

他抬头望了望天花板,好使眼中的雾气消散。

有一个小小的愿望,Doss不敢细想。

如果是,和smitty一起来看望这所孤儿院该多好。

可以听到他的更多“混蛋”事迹。
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刷的时候仔仔细细重温那些细节,不论Doss去哪Smitty都提着枪跟在身边,超暖超感动>_<

于是一头热血想着他们这么可爱一定要写点什么,Doss的信仰问题真不好解决,就只好披着友情向外衣了。

希望有时间可以多写一些小时候的smitty呢,战壕里那段真叫人心疼。




评论(1)

热度(29)

  1. 不老少年吸吸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