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地碎玻璃

睡前耍小畫家
希望明天可以吃到早餐👏🏼

感覺最後李問對秀清說得句話很值得斟酌啊,事情敗露了,我們要 再 換一張臉,到時候你想讓我變成什麼樣,就變成什麼樣。
所以說李問現在可能也不是自己原本的樣子?
是故事中的吳復生(忽略身高)?還是也對吳志輝做過什麼整容的案例?
主要是這句話好突兀啊總感覺有故事

很多时候理智判定某某情节是角色的假想,但情感上仍然相信是实在发生,真假亦都不必分清,虚构也是真实的一部分呀,仿佛精神之于物质。
爱达荷睡梦的表白
画家的存在

看红与黑到谢幕,感动。爱你们。感谢~
以及,期待中国的巡演!

译客串了一部,所以有人写科长新电影里被骗的小老板嘛,超可爱的~

集训时候按剧照摸的吧~
想做参考来的但是……没后续了
厚脸皮发啦,以飨同好

翻到集训之后的摸鱼:)
我知不很像啦,厚面发下啦~

昨晚夢到欣欣演一個意外來姨媽的男人,因為好耍賴被女性朋友除左衫,然而關好的門後血跡藏不住被好友發現了,他被揪出來一臉悲痛欲絕,一隻手撐著額頭,青筋暴出,臉因為激動血氣上湧通紅,眼角還泛著淚光ww小可憐的樣子,还在流着血ww
好不堪入目,好雷,好污……不打tag了

怀疑人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