吸吸

梦想是做快乐白痴人

【血战钢锯岭】Smitty幼时的记事本

http://sfbqing.lofter.com/post/1dcd2b83_d609823

 ( ̄∇ ̄)上文的链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Doss坐在回程的长途公车上,看着大片大片的绿色草地从车窗前掠过,退回到他离开的地方。

他打开木箱,看见一顶小小的浅咖色帽子。这该是Smitty七八岁时候戴的,Doss想,当时他的小脑袋只比手掌大那么一点,谁想得到会成长为那样坚毅有力的青年。

还有一只老旧的红色拳击手套,成年人的大小,上面写着“胜利”的字样。

已经停止工作的老式怀表。

最下面一本红棕色的记事本,随意地缠着绳子。

Doss仿佛被什么指引似的,面上不自觉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
他伸手拿起本子,轻轻翻开,映入眼帘的是不太规整的字迹:

 

为什么一定要接受上帝的教导?

 那个可恶的红番薯总是碰翻我的杯子,于是我中午将饭扣到了他身上。他先来惹我,为什么要我罚站?只会装可怜的小臭虫!

 

右下记录着日期,Doss算了一下,当时Smitty应该只有8岁。

他翻开下一页,依旧是黑色的油性笔痕迹:

神爱世人!

神如果爱我,怎么会让Davis抢走我那顶拉风的帽子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6/26/1928

 

今天我和Martinez、Anderson到小森林里打猎,我捉到只兔子,Martinez用弹弓射下一只小鸟。小兔子的毛柔软极了,拎着它的耳朵动都不敢动。那个长鼻子的修女放走了它,还恶狠狠的教训了我们一顿,让我们为自己的罪行忏悔。见鬼!我根本就没伤害那只兔子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8/11/1928

 

昨天下了今年以来第一场暴雨,地上的草都被雨水打蔫了。有个慈善组织送来了些衣服和书本,有两箱都被水泡透了!

那女负责人真是个怪人,紧紧搂着她儿子的小肩膀,不叫他到处乱走。可笑!他看起来都十六岁了!妈妈都这么愿意多管闲事吗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6/4/1930

  

那个散发着臭味的印第安山羊和他的小跟班们又来找茬了,我这次可没再让着他们。我打断了那个恶臭男孩的鼻子,他的血直接从鼻孔里涌出来,和流水一样,真滑稽。

那两个南部的小子也被我扔到了地上。其中一个额头撞了个大包,我骑在他身上揍了几拳,打了他左脸,又把右脸转过来打,他的神情活像只可怜的蟑螂!

我发誓他们以后再也不敢靠近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/6/1934

这一页的字迹十分凌乱,有的词Doss要仔细分辨才认得出。

侧边还有一小块被抹开的血迹。

 

见鬼!石膏这玩意儿太可恶了!我怀疑院里根本就不是正规的医生,不然怎么上了药腿还是这么疼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1/2/1935

 

我从Lewis那赢回了一副拳击手套。

他说是他爸爸留下的,真好笑,他哪里有爸爸?一定又是从什么地方偷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3/9/1935

 

说真的,我都要忘记我母亲长什么样子了。噢,那个女人……

我和Lee窜到镇外的酒吧里喝了点酒,还弄了两根烟。一开始有点呛人,不过味道真不错!等明年这个时候就可以不受限制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/4/1935

 

Doss再翻动时,有张小纸片掉了出来。

他拿起来看,上面是一幅已经被涂掉的画,依稀可见是个年轻女人。四角留有已经失去粘性的胶痕。Doss试着找到原来那页,皱皱巴巴像是被水泡过,一些墨水晕染开来,四角也有同样的胶痕。显然这两页是黏在一起的。

 

亲爱的妈妈,我好想你。真希望你不要忘记有这么个孩子。如果我好好听话,你会不会来找我?

昨晚我梦到怪物了,十几只一直追着我跑,我甩不掉他们,就摔倒在树桩旁边。我醒了之后,看见隔壁床的Perez还在睡,月亮还老高。我一晚上没合眼……

我不喜欢这座孤儿院,修女们只会叫你尊敬上帝,他们只会为你祈祷……妈妈,我都要忘记你那颗小痣在脸哪侧了……

我之前祈祷过上帝,那没用,根本没人帮助我……我曾经连续祷告两个小时,出门时被别再门上的水桶泼了一身水,边沿的铁片还划伤了我的胳膊。

……我狠狠教训了……他倒在地上骂我……妈妈,你不会不……对吧?我很……我不记得我的生日,我不想和那几个孩子吃集体蛋糕……

……

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剩下的一小段被撕掉。

Doss的双唇禁不住颤抖,他低下头,下巴抵着领口。

他不由自主回想起军营中Smitty抿起嘴来的审视神情。

他只穿一件白色背心,侧着脸挑衅,“来打我啊,打这里”。

Doss无法想象Smitty经历的是这样的童年。当看到那稚嫩的笔迹倔强的在纸页上伸展,他多想轻轻拥住这个幼小的孩子,告诉他,我会陪在你身边。

Doss闭上眼睛,泪水打在小小的笔记本上。

耳边又响起Smitty急切微弱的喘息:”我很害怕……我害怕……” 他试图伸手握住自己,但是没有力气。

Doss轻轻将额头抵在这本红褐色的小本子上,鼻尖触碰到上面细小的纹理,呼出的气反弹回来。

仿佛贴着smitty幼小的头颅。

“愿上帝保佑你。”doss说,“愿上帝安息你的灵魂。”
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原本想写Doss的祷告词,然而不能给死人祷告QAQ

而且Smitty一不敬畏神,二还在战场上撕鬼子,绝对不会去天堂的。于是默默把“他们正在天堂上看着我们”几个字敲了回去QAQ

相信Doss信仰的力量,也相信这样善良的存在。像Luck访谈里说的,Smitty渐渐感到和Des是同类人,他内心的高墙在一点点瓦解。

Des简直就是上帝派下来守护Smitty的小天使!!


评论(1)

热度(32)

  1. 一斤染吸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😢